菏泽网首页 | 今日齐鲁 | 国内 | 国际 | 社会 | 财经 | 房产 | 汽车 | 娱乐 | 健康 | 专题 | 图片 | 论坛 | 县区 | 菏泽日报 | 牡丹晚报

抚州怎样治近视,抚州怎样治近视眼,抚州怎样治疗青少年近视

2017-11-19 09:21:34  来源: 中国菏泽网

 

  

刘晓顺病情加重被送到重症监护室,刘桂莲一直守在门外。

□记者朱建豪文图

核心提示丨72岁的刘桂莲老太太最近发愁一件事,去年10月份,汝州一个83岁的老人刘晓顺来郑州办事,顺道来她家做客。刘桂莲曾经入股刘晓顺的工厂,两人算是同事关系。午饭前,刘晓顺突发脑梗被送医,虽然保住了性命,但却偏瘫了,生活不能自理。刘晓顺声称自己有个女儿,对方却称自己与其没有血缘关系。刘桂莲只好一直在病床前伺候,5个月时间花光了8万多元积蓄。本来好心招待,却背上沉重包袱,这顿“招待”到底该谁来埋单?

意外丨下饺子时,客人却突发脑梗晕倒了

刘桂莲打通了刘晓顺“女儿”的电话,但对方说自己是残疾,吃着低保,家里困难。

在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前,身材瘦小的刘桂莲正在徘徊,不时透过玻璃窗口向里面张望。正是早上9点,儿子从外面赶来送早饭。刘桂莲没有一点食欲,向儿子摆摆手,坐在了走廊的凳子上,凳子旁边就是她的铺盖卷儿。这里离不开人,她和儿子轮流在病房门口守候。

“跟你又没啥关系,真是难为你了。”在病房门前,刘桂莲的故事成为其他患者家属热议的话题。

住在病房里的病患,有一位83岁老人,名叫刘晓顺,是汝州人。但就因为5个月前的一次请客,刘桂莲挑起了一副沉重的担子。据刘桂莲和其家人介绍,去年10月25日上午,刘晓顺从汝州来郑州办事,给刘桂莲打电话,说想来家里看望一下。于是,刘桂莲和家人就包饺子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。当天中午,刘晓顺自告奋勇,要去厨房帮忙下饺子。刘桂莲和家人还继续包饺子。但刚进厨房的刘晓顺又从厨房出来了,扶着厨房门框说:“哎呀,我咋有点头晕,心里不得劲。”见此状况,刘桂莲和儿子立马将刘晓顺扶着躺到床上休息。刘桂莲身体也不好,家里备的有速效救心丸,他们让刘晓顺将药服下,又赶紧拨打了120。

十几分钟后,救护车将刘晓顺送到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抢救。医生告诉刘桂莲,这属于突发脑梗,有生命危险,要马上联系亲属。刘桂莲从刘晓顺的手机中找出了“女儿”的电话,打了过去。电话那头得知这一情况,说会尽快赶到郑州,但直到现在也没来。

听刘晓顺说,自己40岁就没了爱人,就这么一个女儿。刘桂莲想着,该让他的女儿尽快过来,万一有个好歹,也该让亲属到场。但刘桂莲称,对方说,自己是残疾,吃着低保,家里困难,“你当家吧,该咋办咋办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刘桂莲说:“她不来,她爸万一有个好歹,我一个外人不顶用啊!”

承担丨刘桂莲说:“我不管,他就真的完了,我咋忍心哪?”

为给刘晓顺治病,刘桂莲已经花了8万多元,还欠着一家医院的1.3万元医药费。

经过抢救,刘晓顺的命算是保住了,但却左侧身体瘫痪。从医院出来,刘桂莲把他接回了自己家里。一天三顿饭,刘桂莲用勺子一点一点喂。刘晓顺生活不能自理,少不了端屎端尿,洗洗涮涮。但在刘桂莲的照顾下,刘晓顺身上并未生出褥疮。

刘晓顺身体状况反反复复出现问题。刘桂莲带着他辗转跑了四家医院救治。已经先后花了8万多元,还欠着一家医院的1.3万元医药费,医院一直催促其结算。这8万多元,除了一小部分是刘桂莲自己的积蓄外,大部分是从儿子和刚毕业工作的孙子那里要来的,还有一万多元是向亲戚借的。

“你自己都吃不饱,咋还去管别人?”今年春节期间,亲戚朋友来家里拜年,都劝刘桂莲。但刘晓顺却逢人就说:“要不是桂莲姐姐,我死几回了都。”虽然刘晓顺比刘桂莲大,却尊称刘桂莲为姐姐。有时候刘晓顺很害怕,问刘桂莲:“姐,你可不敢不管我了啊。”

亲朋的劝说,刘晓顺的求助,在刘桂莲心里来回挣扎。

对于刘晓顺和刘桂莲的关系,刘桂莲说,经朋友介绍,她曾向刘晓顺开办的工厂入股10万,希望能赚点养老钱。可没想到厂子手续一直没有办下来,这次来郑州也是办手续。两人说简单点,就是同事关系。

“我完全可以撒手不管,可现在的情况,我不管,他就真的完了,我咋忍心哪?”刘桂莲说。

刘桂莲坦承,起初,她以为,经过救治,刘晓顺会好起来,重新振作,把工厂开办下去,自己也能收回投资。但当医生告诉她刘晓顺偏瘫后,她知道自己的投资已经打水漂了。但她仍然坚持照顾刘晓顺。

“这是我最后一点私心。”刘桂莲哭着说,2012年,她老伴患老年痴呆走失,再也没回来,她这样照顾刘晓顺,是希望如果有人“捡到”她老伴,也能像她这样照顾她老伴。

采访丨刘晓顺病情加重,“女儿”迟迟未出现

刘晓顺“女儿”刘晓素的表哥解释,论起辈分,刘晓素是其侄女,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刘晓顺是孤寡老人。

3月21日,刘晓顺病情再次加重,被送到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,院方向刘桂莲下了两次病危通知。刘桂莲尝试联系刘晓顺的女儿,也没有结果。因刘晓顺曾经在国企工作,单位改制后失业,户口也没有着落,没有医保,所有花费没法报销,刘桂莲实在无法承担医药费。

据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科重症监护室医生李军利介绍,入院时,刘桂莲只交了两千多元,之后就没有交钱,但一直守在病房门口。目前,刘晓顺呼吸衰竭,还有冠心病,入院时有生命危险,现在经过救治已经稳定下来。因刘桂莲无钱交费,医院只好对刘晓顺停止记账,但一直还在救治,粗略估算,已经欠费几万元。

李军利表示,刘桂莲不是病人直系亲属,没有法律上的义务,他们曾联系病人女儿,但对方说自己在北京看病,来不了,随后就一直不接电话。

“不管有钱没钱,也应该到病床前照顾父亲,这对父亲也是个安慰。”李军利说,“倒是刘桂莲对刘晓顺比一般的亲人都亲。”

昨日,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刘晓顺的女儿刘晓素(音),一直没有成功。昨天下午六点左右,刘晓素回电话,其表哥在电话中解释说,刘晓顺祖籍在汝州,后来经过迁徙,户口留在新疆,只是老了以后回到汝州,将汝州一些刘姓认作自家人,论起辈分,刘晓素是其侄女,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刘晓顺有过婚姻,但离婚了,没有子女,是孤寡老人。

这样一来,对于医院和刘桂莲而言,刘晓顺的处境是个尴尬的问题。不忍放弃的刘桂莲,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帮助刘晓顺,只能在医院打地铺守候。

追问丨老人病危,到底谁来管?

律师称,刘桂莲的垫资由谁来承担,目前,还没有相关法律和规定作出界定。

招待客人吃饭,却担上这么重的一副担子。那到底该由谁来为这场招待埋单呢?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少春认为,刘桂莲对刘晓顺不存在任何扶养、赡养的法定义务,刘桂莲这个举动,是义举,值得赞扬,但这笔费用由谁来承担,很难去界定。可以要求其子女来承担,双方如果协商不成,可到法院起诉解决。河南银基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盼盼也认为,如果刘晓顺突然发病系自身身体条件所致,且刘桂莲发现后及时送医,就不存在法律责任,刘晓顺看病等费用应该自行承担,承担不起则由其子女承担。如果刘晓顺真是孤寡老人,一般由村集体组织或者居委会负责赡养问题,后续的治疗,可以向户口所在地民政局寻求帮助。而刘桂莲的这笔垫资,到底该由谁来承担,目前,还没有相关法律和规定作出界定。当然,如果刘晓顺发病跟刘桂莲有因果关系,刘桂莲则需根据过错程度,承担部分费用。

  凡未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的网站,不得转载本网及菏泽日报、牡丹晚报所属各媒体电子及平面的稿件与图片,特此郑重声明。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,如擅自转载、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,本网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追究其相关责任。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版权声明 | 网上订报 | 网上投稿 | 不良信息举报 | 招聘版主
中共菏泽市委外宣办 菏泽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SEO技术服务QQ:451652942
Copyright© 2004-2015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国菏泽网 版权所有